高级叶吹
沉迷剑三不可自拔
APH博爱
吴邪是我的谢谢
拒绝吸猫,从我做起

灯下漫笔

秦安走了。

听说这件事的时候,秦琼正在写自己的毕业论文,计划着暑假带秦安去欧洲玩。

他一个手抖,就摔了自己的茶杯,玻璃碎片在地面上绽开,有那么一瞬间,负责通知的姜怀礼脑子里冒出一个荒谬的想法———多像秦安走的那天下的暴雨在地面上溅起的水花。他马上清空了自己的脑袋,继续面无表情的盯着对方。

秦琼说不出一句话,他张口,却连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他似乎被巨大的惊诧和怀疑所淹没,以至于他摇摇欲坠,似乎身下的电脑椅也托不住他的身子。

姜怀礼只是沉默,他在想负责通知谢子诚的孙汝霖那边情况怎么样,他想就算这俩都不愿意也要绑去婚礼上圆安姐遗愿。又想这边这个的反应应该会同意。

他脑内想象被打断,是因为秦...

本来还写好了一首诗。可惜忘记在教室里了。

想了想,还是简简单单的祝福就好。

吴邪,我亲爱的,生日快乐。

你一直是我的少年,我的光,我最喜欢的人。

生日快乐。

半生朝花梦里,一世浮沉无忧。

生肖转-酉鸡篇

为我们岁岁一号爆灯

沈灯.:

《神灯少女》
-
七盏从小在酉河旁长大,无父无母,不知道从哪里来,不知道该做什么。连名字也是不知道几岁那年沿岸数花灯的时候橡华替她取的。
橡华也没有父母,村长收留了他,他又收留了七盏。村长说,他这辈子一妻一子都给水淹走了,幸得老年有一双懂事的孙儿,怎么爱都爱不尽。
但橡华肯定是比七盏年长的,橡华能下地走路那年在后山发现了七盏,小小的一个,咬着手指傻笑,亮晶晶的眼睛让橡华很是喜欢。
酉河是山乔村最大的供水处,村长家世世代代都住在酉河旁。知道酉河的故事,自然也知道神灯少女的故事。
山乔村最早是不叫山乔村的,而是叫神灯墟。神灯墟嘛,顾名思义就是一片废墟。有一年闹饥荒,从城...

辞歌

这篇文是在备忘录里匆忙打出来的,很多遗漏,和我一同联文的太太们都棒极了。就我咸鱼

portia:

设定是第一棒的姑娘的。
享用愉快。

(1) @迟美人兮不见 
她叫莺歌。很美的名字,对吧?
她现在正捧着手机不知道在做什么,先不要打扰她了。我来和你说话吧。
什么?你问我们是什么关系?
你猜。
她是我的爱人。
啊,既然说起来了,我就和你讲讲她吧。
她啊,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我和她都是异能者,且我比她虚长几岁,由此,她的第一次任务便是我带领的。
初见,是她17岁的深秋,她穿着精心挑选的裙子,浅咖的发挽成一朵花苞,有丝丝缕缕缀落颈肩。戴一只白鸟样子的发夹,在那一日温柔的不像话的阳光里向...

舟无遗瑜(2)

与友人的联文。因为一些原因吧发文的事情落到了我头上。这篇是portia太太的。 @portia 设定归我文笔归太太。


(7)

苏家那纨绔。

曾经普天之下的百姓私下便是用这称号来唤他。

曾经的他也知亲人不止一次为自己闹出的事捅出的骷髅扼腕叹息无奈,却还是肆意放纵自己找所谓的乐子,自以为占尽人间风流。

那时的苏子舟是有多滑稽可笑,但又有多幸福。


如今他骏马戎装,功名利禄满贯,像极了当时的她。

现在人们闲暇论他倒是满口称赞感慨。


苏子舟感觉到自己带丝铁锈味的血从伤口处不要命似的涌出来,那鲜艳的颜色像极了她当时的一身锦衣,又似焚烧殆尽万物的明火。

他耳...

舟无遗瑜(3)

与友人的联文。因为一些原因吧发文的事情落到了我头上。这篇是沈川太太的。 @轻描淡写。 设定归我文笔归川太太。


1

人人都知道苏将军苏子舟终于有了妻子。


女人很美。水墨画般的眉眼和垂在耳朵两边的青丝、婀娜的身段还有举手投足中露出的优雅无不显示出这是一位大家闺秀。门当户对,郎才女貌。般配得很。


于是知情人纷纷语——苏少总算是放下苏子瑜了。

2

到底放没放下呢?

谁也不知道。


但是有将士却说,苏将军有了妻之后便每天夜里裹着素衣出来,在塞外的沙土对着月痴痴地负手而立,就像是在完成什么诺言一样。快到天明,再急匆匆拢了衣服回房躺下,等他的妻子醒来后揉着眼

舟无遗瑜

咸鱼作者的胡乱之作,文笔拙劣架构稚嫩,请诸位多宽容。人物剧情均属原创。欢迎捉虫。系列短篇。by秦安

与友人联文系列


(0)

 苏子舟终是没忍住他的眼泪。

“阿姐,阿娘,父亲…带我走吧……”

(1)

苏子舟,苏家的小少爷。苏家,一门将才,满堂忠烈,名门望族。

苏家这一代人丁凋敝,主房更是只余下苏子舟这唯一的男丁。

由是,便从小泡在蜜中长大。

    (2)

苏家的人,每一代人大多都会上战场博取功名的。男子不待及冠女子刚过及笄便都是有了功名在身。偶有几位不喜边关战场的,也都曾进过军中历练再入朝堂。

可苏子舟是何...

啊啊啊啊啊赶上了!航站楼里的跨年!817快乐!蜡烛是816晚9点多摆的!817!

我截到图了!!!旋转升天!!!!五万多人里最傻的一百个!!真想一个个扩了!你们太可爱了!爱你们!

旧时年月旧时人 文革背景 清水暧昧向 细甜 瓶邪 文学家X文学家 中长大概(2)

壹今夕何夕,见此良人(2)


那日午后,张起灵随着齐羽七绕八绕地进了一条巷弄深处,一个屋院孤零零的立在拐角,飞檐流瓦,算得上大方了。


轻叩门,便听得里间院内传来一男子的声音,尾音微微上挑,柔软悦耳,真是苏杭人家的吴侬软语。


“进来就是。”


齐羽对张起灵笑笑,引他进去,推开些微褪色的朱红大门,便见院内真有一方小天地。一池子荷花盛放着亭亭玉立,之中修了个小径与木亭,院内一间主院两个厢房,暖阁,书室,小厨房跟净房远远靠着南北墙。主院边植了几株杏,相宜的绿看着便欣喜。壁上满满的爬墙虎,爬墙虎边杏树下便有一石桌和几方矮几。院落不大却是...

1 / 2

© 迟美人兮不见 | Powered by LOFTER